为什么拍卖黑犀牛狩猎指标--方舟生态协会-九江学院最具影响力社团

为什么拍卖黑犀牛狩猎指标
作者: 迈克尔•奈特   来源: 青年环境评论   发布时间: 2014-04-09   2336 次浏览
犀牛这样的濒危物种居然还会成为狩猎的对象,这确实让公众难以理解。然而,虽然看起来不合情理,但淘汰行为乖张的多余公黑犀牛确实能够提高犀牛种群增...

今年114日,在美国德克萨斯州达拉斯狩猎俱乐部举办的黑犀牛狩猎指标拍卖会上,一位俱乐部会员以35万美元的价格,竞得了在纳米比亚狩猎一头公黑犀牛的指标。消息一出,国内舆论一片哗然。很多人不理解,黑犀牛是一种极其濒危的物种,全部种群数量仅有5000余头,居然还能开猎?!回想到2008年国内拍卖狩猎指标风波中,公众最难以理解的也是同样的疑问,既然是国家重点保护动物,怎么能够狩猎呢?

为了应对预期中的公众疑虑,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的非洲犀牛专家工作组组长迈克尔奈特在20131122日发表了一项说明,为狩猎黑犀牛进行了辩护。相信在读完他的辩护后,任何真正关心黑犀牛保护,关心野生动物保护的人士,都会理解拍卖的决定。

-迈克尔奈特(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物种生存委员会非洲犀牛专家工作组组长)

翻译-王海滨(从事项目管理和野生动物保护的自由职业者)

在过去几年,盗猎犀牛的案件急剧增加,对世界各地的犀牛种群造成了严重的威胁,对此媒体曾进行过大量的报道。因此,犀牛这样的濒危物种居然还会成为狩猎的对象,这确实让公众难以理解。然而,虽然看起来不合情理,但淘汰行为乖张的多余公黑犀牛确实能够提高犀牛种群增长率,促进基因保护。

非洲的犀牛保护工作者很早就认识到了“多余”公黑犀牛带来的诸多问题。从1989年开始,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犀牛管理工作组(以下简称“犀牛工作组”)就开始对黑犀牛种群进行长期系统的调查,获得了大量宝贵的数据,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有了深入的了解。这些问题主要有以下:

在内部争斗中,脾气暴戾的公牛会杀死其他的黑犀牛,包括宝贵的育龄母牛和幼仔。如果黑犀牛种群密度过高,或者雄性犀牛比例偏高,自相残杀的情况会更加严重。2007-2011年期间,自相残杀是纳米比亚黑犀牛死亡的首要原因(31%),而在死于自相残杀的个体中,母牛和亚成体所占的比例分别是26.7%35%

失去繁殖能力的老年公牛通常会被年轻的公牛驱逐到边缘地区,而且在被驱逐的过程中可能会受伤甚至死亡。非常衰老的公牛因为牙齿磨损严重,在驱逐到条件恶劣的边缘地区后,只能是苟延残喘。

鉴于目前偷猎猖獗,更需要最大程度地提高种群的繁殖,来弥补偷猎造成的损失。营养条件对育龄母牛的繁殖影响很大,去除一头多余的公牛可以使母牛获得更多的食物,从而有可能改善它的营养状况和繁殖。如果降低种群中成年公牛的比例,母牛的繁殖成功率就会显著地增加提高,加速种群增长,这对抵消偷猎的损耗是非常重要的。

在新出生的黑犀牛幼仔中,雄性比例略高于雌性,约为53%。不过有些种群的雄性幼仔的比例更高,导致雄性个体的比例明显偏高。然而,即使是雄性比例过高的种群,也不能简单地把其中多余的公牛迁移到其他到雌性比例过高的种群中,因为这样的种群不需要额外的雄性。

在现有的种群中引进公牛,也可能会因自相残杀而造成死伤。

如果一个地区具有合适的栖息地条件和安全条件,则应尽量建立黑犀牛繁殖种群,而不是建立纯公牛的种群。

在极少数的情况下,有的公牛处于优势地位但却没有繁殖能力,淘汰这样的公牛会让其他公牛获得繁殖机会。

淘汰已经多年占有交配权的公牛,会减少近亲繁殖的风险,有利于种群的基因保护。

直面黑犀牛

这些问题通常被犀牛保护工作者统称为“多余公牛的难题”。不管一个人对狩猎的态度如何,在某些情况下,淘汰某些多余的公牛会提高繁殖成功率,改善基因保护,并为犀牛保护注入资金。不是所有的公牛都可以作为狩猎对象,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确保能实现保护的目标。另外,狩猎多余的公牛会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缓解保护资金的匮乏,支持有效的保护管理项目,并激发社会保护犀牛的积极性。和很多南部非洲的犀牛分布国一样,纳米比亚支持与人类生计有关的野生动物可持续利用。另外,在保护上纳米比亚也在努力做到自力更生,避免过度依赖捐助国的资助。

基于以上的考虑,第十三届“濒危的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成员国大会以2/3的多数批准了南非和纳米比亚提出的申请,每年给予每个国家5头公黑犀牛的狩猎指标。在以后的公约成员国大会上,曾经有国家试图废除黑犀牛狩猎指标,但因为响应者寥寥而没有成功,因为绝大多数成员国认识到,有限的狩猎有利于保护,狩猎指标微乎其微,不会对种群产生不利影响,而且狩猎确实能带来紧缺的资金,来资助保护行动,并激发支持保护的积极性。南非和纳米比亚是非洲最主要的黑犀牛分布国,两国保护着75%的黑犀牛种群,而在1980年,这个比较仅仅是6.3%。。到2012年底,两国的黑犀牛数量分别是2068头和1750头,是1980年黑犀牛数量的4倍。

2004年以来,南非和纳米比亚从来都没有用完每年5头黑犀牛的狩猎指标。拿纳米比亚来说,有些年的指标完全闲置,最多的年份也不过利用了3头的指标,到目前为止,从来没有一年用完5头的狩猎指标。如果狩猎的目标不是保护,而是为了创收的话,每年的狩猎指标都会被用完,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那样。每年5头的狩猎指标仅占目前全国种群数量的0.29%左右,对种群的影响是微不足道的,狩猎绝对是可持续的。从实际效果来看,保护人士普遍认为,纪念品狩猎在纳米比亚黑犀牛的保护中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自从2004年公约批准黑犀牛狩猎指标以来,纳米比亚境内的黑犀牛种群数量增加了51%(这还不包括调出或出口到其他分布国家用于恢复黑犀牛种群的个体数量)。

2012年在韩国济州岛召开的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世界保护大会(第138号建议)认为:“包括纪念品狩猎在内的商业性野生动物企业在促进保护,使非洲国有、私人和集体土地上犀牛种群数量恢复上起到了重要作用;”并呼吁非洲分布国“延续有利的土地利用和投资政策,支持合理、管理有序的可持续创收措施,以鼓励对犀牛和可持续种群的投资,加强犀牛的保护。

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黑犀牛被列入极端濒危的级别,在公约中被列为附录一物种。通过科学的生物学管理和有效的保护措施,黑犀牛的种群数量已经从1995年最低的2410头,增加到目前的5080头,翻了一番。然而,黑犀牛正面临着急剧增加的偷猎压力的威胁,必须保持和提高种群的繁殖,并筹集额外的资金来加强野外的保护。

在纳米比亚黑犀牛是属于国家所有,由环境和旅游部根据需要确定每年的猎杀对象。纳米比亚在黑犀牛保护上的成就尽善尽美,无可挑剔。虽然投入巨大,但是纳米比亚的环境和旅游部还是实施了守护者项目,在私人和集体土地上恢复黑犀牛种群,这些项目不仅使“荒漠犀牛”的数量得到恢复,而且为已经饱和的国有犀牛种群里的多余犀牛个体找到了出路。在私人土地上引进的守望者犀牛种群发展良好,这些种群不仅使纳米比亚的黑犀牛种群数量显著增加,而且它们大部分都分布在野生动物猎区。在纳米比亚西北部的干旱地区,社区土地上的野生动物数量增加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为社区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

1997年,纳米比亚成立了猎物产品信托基金,把来自野生动物利用的收入返回到保护上。基金的来源包括犀牛纪念品狩猎、狩猎、许可证、象牙销售和旅游的收入,以及国家公园25%的门票收入。基金由理事会管理,提供资金资助一揽子保护项目,其中一项重点是改善野生动物和居民的关系。就黑犀牛而言,所有的收入(去除成本),都存入基金中的一个专用账户,戴帽资助信托基金批准的犀牛保护项目。环境旅游部、社区保护合作社、守护者和其他地方的民间组织都可以申请基金的资助。因此,在纳米比亚国内,黑犀牛狩猎的所有收入(包括明年计划在达拉斯的狩猎指标拍卖的收入)都将返回到犀牛保护中。

所以,明年在达拉斯拍卖一头黑犀牛狩猎指标居然引起众多的非议,让人匪夷所思,因为从2004年以来,纳米比亚环旅部一直在拍卖黑犀牛狩猎指标。拍卖狩猎指标也是有充分的理由,出售犀牛活体的经验表明,拍卖通常会比按商品目录销售价格更高,而且更加公开透明。同样是一场拍卖会,在达拉斯举办会比在纳米比亚境内举办筹集更多的资金,最终会有更多的经费用于犀牛保护工作。

纳米比亚环境和旅游部确定的狩猎对象都是老年(25岁以上)而且已经被排挤到埃托沙国家公园边界以外的犀牛。据纳米比亚犀牛协调员普瑞兹先生介绍,大部分的麻烦公犀牛都是因为公园内种群密度和社会压力增加,而被排挤到公园以外的个体。过去曾经有过把年轻公牛和母牛捕捉起来,转移到其他种群的行动,但是,把老年公牛(失去繁殖能力)再放回去的尝试一次都没有成功。普瑞兹先生估计,如果把老年公牛释放到现有的犀牛分布区内,因争斗而发生伤亡的概率是90%。虽然目前纳米比亚的偷猎程度不高,但是人们担心,如果任凭这些老年公牛流落在埃托沙国家公园之外,这些问题公牛就会逐渐靠近人类定居点,成为偷猎者唾手可得的猎物。这不仅会助长偷猎的歪风,而且会让偷猎者食髓知味,使他们不能自拔,在偷猎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了减少对业余偷猎者的诱惑,一种解决方案是把被排挤出埃托沙的老年公牛转移到Mangeti作为狩猎对象,这不仅解决了多余公牛的问题,而且还能为犀牛保护带来一笔不菲的经费,可谓一举两得。考虑到东南亚对犀牛角的需求日益增加,以及越来越多的跨国犯罪组织染指犀牛偷猎,需要进一步提高对犀牛的保护力度,使得最近犀牛保护的成本大幅度飙升。

经常有动物福利团体或个人建议,拿出等量的金额赎买多余的公牛,以免它们“落入猎人的手中”。然而,他们却很少考虑到涉及到的具体问题,如谁来掏这笔赎金,谁来承担捕捉和转移的费用,把公牛放到哪里,土地由谁来付钱,释放后的后续管理和监测费用从哪里来,因为转移黑犀牛这样的大型动物费用高昂。非洲的犀牛保护工作者反驳说,与其把资金和土地用于救助“多余的公牛”,到不如用来支持现有的繁殖犀牛种群的管理和保护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总而言之,纳米比亚每年猎取极少的麻烦老年公黑犀牛的建议是正确的保护措施。如果在达拉斯拍卖能够筹集更多的资金,用于纳米比亚的犀牛保护,那么,拿出明年的一头黑犀牛狩猎指标也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