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鸟人,让候鸟飞--方舟生态协会-九江学院最具影响力社团

捕鸟人,让候鸟飞
作者: 南吉   来源: 自然大学   发布时间: 2013-11-28   2735 次浏览
“鸟也是为了生活,人也是为了生活,必须同等。鸟也不容易,来,来的这么远;去,去的这么远,和打工一样。打工是为了挣钱、以后更好地生活,鸟也一样,从南海到东海,又从东海到南海,它这样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广州郊区的一家野味馆,厨房外的空地堆放着一摞摞的鸟笼,里面有白鹭、大雁,以及很多食客都叫不上学名的鸟。一只白鹭标价100元,炖煮后上桌,肉韧、味道略腥,却总有抱着尝鲜心态的食客前来刺激味蕾。

       在江西省吉安市营盘圩乡桐古村,45岁的“千年鸟道工作站”的曾昭富介绍说,以前乡民捕到的白鹭,大一点的10元一只,个头小的只卖5元,“自己很少吃,腥,除非是只捉到一两只,才自己家人吃”。

       2001年,央视十套派导演在营盘圩乡住了十天,拍摄了纪录片《揭秘千年鸟道》。播出之后影响巨大,“千年鸟道”也因此得名。“千年鸟道”确切的地理位置位于湖南省株洲市炎陵县下村乡与江西遂川县营盘圩乡接壤的牛头坳,是迁徙候鸟跨越湘赣两省的必经之路。

       但千年鸟道工作站的建立却与央视的纪录片无关。“2001年初,日本两位研究人员来到这里住了一个月,建立起候鸟保护站。”曾昭富说。

       在进入工作站之前,曾昭富一直是捕鸟人。第一次上山捕鸟,曾昭富才六岁,跟哥哥一起去的。上去的时候天就黑了,天亮才下来。“那天好大风,还下雨,我们带着斗篷穿着蓑衣。太辛苦了,到晚上又冷,稻草搭的棚子还漏雨”。曾昭富那天抓了一只苦面斑鸠,当时兄弟俩正在棚子里睡觉,一只苦面斑鸠飞来撞到网上,在他们下面拉网的一个邻居立刻上来掏网。双方发生口角:“我网上的东西你就给我抓走?”“你都睡觉咯,我不抓它要跑啦!”“没这个规矩!”

       据说,自从明清时期,当地人便有谚语“秋分秋社,鸟儿搬家”,为此,当地捕鸟人一直沿袭着自有的规矩:鸟在谁网上就归谁,落到地上离谁网近算谁的。

       “那时候抓到的鸟没有现在的多,也就四五只,都带回家吃掉了”,曾昭富之后很久都没再敢去捕鸟,“又累又辛苦”。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每年秋季,鸟道上漫山遍野都是捕鸟的人,高高低低挂满了捕鸟的网,一到夜晚,山上便被密密麻麻的松脂火和灯光照亮。

       营盘圩乡村民古运生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很多人去打鸟,都是为了赚钱。吃也吃不了那么多,嘴巴长的鸟腥味很重,不好吃。打到的多是白色羽毛、长脖子的池鹭,比较贵重的鸟很少,有时候一个晚上一百两百只也有。像我们这里做工种田一天大概80到100块钱,打鸟的话一个晚上差不多是1000块。”

       纪录片《鸟之殇,千年鸟道上的大屠杀》的拍摄者,《长沙晚报》记者李锋在当地采访后说:“当地农民收入很低,月均收入1000元左右。候鸟过境的两三个月,有村民说能挣个万把块钱。”

       补贴经济来源成为当地捕鸟最根本的原因。曾昭富说:“打鸟这个活动是传统性的,大家都去,年年都去。打得多的会拿到外面卖,少的自己吃。送到桂东、炎陵、遂川的县城,也有人到这里来买。”曾昭富去过一些周边的小县城,到处是卖野味的餐馆,“贵得要死,反正我们不吃。”

       9月9日起,中国农业银行电子银行部“金e顺精彩之旅”精彩环保站的“千年鸟道生态假期”活动在营盘圩乡拉开。参加活动的队员们在观察了鸟类迁徙的同时,跟随曾昭富对候鸟进行环志。一起见证了候鸟在营盘圩环志站被编上中国鸟类环志中心编码,并被放飞。

       举办此类活动是为了鼓励大家欣赏大自然,融入当地自然和人文环境,并通过观察、分享与劳作,一起参与当地的环境保护工作,体验与传播绿色生活方式。同时,与作为活动发起方农业银行电子银行的业务诉求也一脉相承,农业银行通过不断创新,充分发挥了技术对生产生活的积极作用,实现了银行业务无纸化办理,通过足不出户的“金e顺”电子银行服务减少人们出行,营造了低碳环保的生活方式,使得金融服务过程更加环境友好。
 
       活动期间,曾昭富会跟队员们说,“鸟也是为了生活,人也是为了生活,必须同等。鸟也不容易,来,来的这么远;去,去的这么远,和打工一样。打工是为了挣钱、以后更好地生活,鸟也一样,从南海到东海,又从东海到南海,它这样是为了更好地生存。”

       通过几天的护鸟与环保体验,队员们纷纷表示,回归城市生活后,会将低碳环保的生活方式进行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