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基金会——环保组织走向多元化筹款--方舟生态协会-九江学院最具影响力社团

超越基金会——环保组织走向多元化筹款
作者: 吴昊亮    来源: 青年环境评论   发布时间: 2014-09-10   2132 次浏览
一桩桩,一件件,不一而足的故事案例告诉我们,充满生命力而可持续的公众筹款,可以成为公益环保行动越来越有效的筹资渠道。

曾几何时,民间公益组织多靠外国基金会的洋奶长大,逐步地,随着国内基金会的兴起,喝上了国产奶。历史慢慢成为路径依赖,许多组织耽于基金会资助的安逸窝。


于是乎,通常而言,一个环保公益项目生长的常规路径,是起草一份项目建议书,寻找一个基金会,寻求资助,经基金会评审同意后给予资助,维持一年左右的运作,结项,再度申请,年复一年……


以至于有2个困惑产生,一是公益项目的设计是该呼应于基金会的胃口,还是社会的需求;二是每轮资助结束,就要面临一轮新的大考,能否申请到下一轮资助,成为项目能否继续生存、团队能否继续维持的标尺——而非事情是否值得继续做。


事情真的就该如此么?我在保护家乡的山、故土的水,保护自己和周围几十万、几百万人共同呼吸的空气,为什么是需要万里之外的老外出钱呢?


就基金会而言,常常有不同的战略考虑和关注点,一个项目资助的周期达到3年已经算比较长,其后就可能另作考虑了。而只有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子子孙孙,世世代代,赖以生存,其关注点不可偏移。


认识一个做河流保护的环保组织,十年兢兢业业地巡护,让一个个排污口整改排出清流,使得家乡至今有着一江清水。可以说,如果每段江河都有这样的监督者,那么中国将可重新拥有干净的江河。然而,日常巡护的经费,始终成为负责人挠头的事情,多年来奔走于不同基金会筹资,始终没有稳定的来源。又试问,如果每段江河,都有这样的监督者,又有谁有能力长期资助这成千上万的环保组织?


答案只有一个:自己——在这片土地上生于斯长于斯的人。



关键词:活动筹款 徒步


越过基金会,环保公益组织开始把筹资的眼光放到自己所保护的环境的受益者——本地公众。


其中一个引人注目的行动,就是2013年10月湖南本地环保组织绿色潇湘举办的“绿行家”挑战赛,50个家庭参与20公里徒步,这种通过徒步运动实现挑战目标来筹资的方式忽如一夜春风来,开始风行于公益组织。这次筹款活动计划为绿色潇湘在湖南的环保工作筹资5万元,实际最终筹得现金125037元和29000元物资。


实际上,这只是一个过程,不是开始,也不是结束。2010年,从绿色潇湘专职化运作不久,公众筹资的工作就已经摆上日程,发展“潇湘之友”的进展在每期的工作周报上都可以看到,每个人可以承诺定期捐赠的数额,每年捐赠500元就可以成为“潇湘之友”。


绿色潇湘创始理事刘盛在发给大家的微信中说“绿色潇湘希望未来筹款来源于湖南本地,而非基金会”。


这一尝试,也任重道远,从绿色潇湘2012年度报告显示,2012年的收入60%来源于基金 会,只有5%来源于个人捐赠,这个比例,由于绿行家,在绿色潇湘中蹿升到了28%!而刘盛的期待,则是“民间组织从公众中间筹集的善款,如果能够达到善款总收入的30%,这家机构将可获得健康、持续的发展。”,而未来的目标,更要提高到50%以上。




关键词:服务筹款


非只绿色潇湘,绿眼睛,这家浙江环保组织的公众筹款,为时已久,而又低调。


大家都知道,很多善心信佛人士希望以放生积功德,于是买来各种动物放生,于是出现了或者放生巴西龟之类入侵物种危害众生,或者放生大鱼到小溪反害其命,或者购买捕捉来的野生动物放生反而推动了捕猎者去伤害更多野生动物。


这种情况下,把善款交到绿眼睛这样的专业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科学救生,科学放生,配合林业公安部门查没被贩卖的野生动物放生而非去购买,在基地安养而非在自然界放生入侵物种,选择在适合生存的正确自然环境放生动物,真正挽救野生动物生命。野保组织获得了履行使命的资金,善心人士积下真功德,此谓双赢。


不仅于此,绿眼睛还成为政府林业部门提供野生动物救助的服务提供者。由此,绿眼睛实现了基金会、政府、公众筹资的稳定筹资架构。




关键词:产品化 淘宝


某种角度看,可以看做公众以捐款购买了绿眼睛保护野生动物的服务。


而到了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更加把这个购买完全产品化了。


“5元认捐一株红树苗”,并承诺2年内保持发布季度生长报告。5元是一个非常好的数字,也是“免费午餐”得以成功的秘诀所在。5元,使得每个普通公众都捐得起,且有形、有拥有感。现代互联网技术也推波助澜,在淘宝网点击捐购,就如购买其他任何普通商品一样,轻松几步即可0成本把捐款划入CMCN账户。


在2011年底到2012年初的两期认捐,各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共筹到11000多元,可种植2000多株红树苗(参见《红树认捐项目报告》)。实施同样项目,如果需要通过基金会资助,则需要通过复杂的申请程序,一个月时间肯定无法完成筹资,长远来看同质项目也难于重复申请。而公众筹款则可以循环往复。



关键词:互联网众筹


与化为商品形式的淘宝相比,新兴的众筹同样利用现代互联网技术,则清晰地告诉了捐赠者“一起出钱来做一件公益的事”。


420雅安大地震发生后,四川省宝兴县也受波及,这里也是很多濒危物种如金丝猴和大熊猫的栖息地。但是,迫于生计,当地时有非法采伐,全球环境研究所发现,养蜂卖纯天然蜂蜜对当地农户是一种很好的生计,既能保护“中华蜂”这样中国独有的蜜蜂,更增加了当地人的收入,从而放弃非法采伐。


全球环境研究所在众筹网站“点名时间”和美国“Indiegogo”同时发起了为受灾农民免费提供蜂箱和蜜蜂的项目筹款,一共筹集到50900元。


有意思的是,通过互联网众筹筹资,还使得筹资、捐资双方得以非常便利地公开互动。全球环境研究所在网上汇报进展、征求意见。比如,在执行2个月时,全球环境研究所发帖称蜂箱价格变动,最后还剩3000多元钱,怎么安排?再买一些蜂箱,还是贴补一下全球环境研究所的执行经费?这种互动,在传统模式下,可以实现,但相当费力。


不过,也可以看到,全球环境研究所依然有所顾忌,没有在公开筹款中纳入运行经费,而是自己出了2万多元的经费,以避免面对筹资利己的质疑。




关键词:微博微信筹资


与有着精美页面的网站众筹相比,以碎片化、圈子化而闻名的微博则挟人脉传播之利。


2012年年首的两三个月,环保组织自然大学在新浪微博上以#我为祖国测空气#为主题,开始为上海、广州、武汉、昆明等地筹募用于购买公众自行检测空气质量的仪器。25000元一台的仪器购买费用,被拆分成100份,每份二百五,捐赠者可以支持一份或者多份。


近2万条微博主题讨论带来了众多关注,既有大额的千元或万元捐赠,也不乏几十或数百元的小额捐赠,武汉筹到的就是18411.14元这样有零有整的捐赠,达成了最初目标。


为此,发起人冯永锋还专文阐述了他的想法,他觉得在一个人人可以成为自媒体的时代,也就带来了人人成为基金会的可能性,个人或组织根据自己的想法去筹资,从公众那里就可以筹到需要用的开展公益环保行动的资金,从而“给基金会按计划行事的笨重作风提出了挑战”……




关键词:社会企业


2014年的第一天,自然商店的负责人康大虎在微信上公布了2013年的全年收支,销售产品中有超过20万元收益可以用于扩大机构的循环发展,和支持旗下自然图书馆。


城市中的人,与自然只留下了整整齐齐的公园、水泥兜底的条条死水这么一些僵硬的连结,而缺失对自然真正美的体验,从而也就缺乏热爱和保护自然之心。大虎意向中的自然图书馆就是这么教育平台,各种自然图书、教具,比如一个可拆卸的鳄鱼结构模型,一个简单的昆虫观察镜,等等,供环保组织培训师和学校教师使用,带领孩子们重新认识和爱上自然。


自然商店就成为不用依赖基金会,而通过经营产生利润的社会企业,来支持到公益工作的可持续发展。


事实上,自然教育领域成为了一个社会企业迅速崛起的领域。典型的症结是,基金会通常追求尽可能快的产出以作为评估资助的要件,不幸的是,教育是称为百年大计的基础性工作,可能要十年二十年才能看到成效。而对于不愿意放弃环境教育初衷的一些活动者来说,社会企业就成为好的选择。不仅仅是自然图书馆,事实上,云南在地、厦门自然体验培训营……众多的自然教育组织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社会企业之路。在地的规划中,期待在3年的时间实现盈亏平衡。自己挣的钱,当然可以永远不断地为自己的理念买单,而无需考虑基金会的短期产出考量。



一桩桩,一件件,不一而足的故事案例告诉我们,充满生命力而可持续的公众筹款,可以成为公益环保行动越来越有效的筹资渠道。很多组织也看到了这一点,并写入自己的规划,广州拜客,这家青年环保组织在憧憬,希望2014年预算中,“各个项目都需要有一定比例来自非基金会的支持”,例如,“政策倡导需要有20%来自众筹,品牌活动需要有超过25%的资金来自商业赞助”,并期待该比例逐年提升,争取在2016年基金会的资助比例只占40%左右。


我们相信这一定是可由之路,事实上,我们的邻居韩国,因为经济发达无法获得任何国际资助,环保组织“环境运动联合”早在十多年前就实现了多数经费来自公众,以其网站运行经费为例,就100%来自2万多名用户的捐赠。


当然,环境议题也有一定的特殊性,不同于儿童、扶贫、救灾项目的可调动人类怜悯心眼泪捐赠效应,包括像红树林复种等项目的公众筹资中,一个很大的困惑,就是如何去解释生态与人的关系,和公众的参与义务。这一点,很大遏制了环保组织公众筹款的拓展,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一点一点改变。


也不乏许多组织,依然对多元化筹款之路多有迟疑。有的是耽于基金会资助的安逸窝,身边有人要捐,也“没有精力”去接收。几百几十元的小钱,自然拿起来没有基金会几万几十万元的资助款拿得爽。有的则是没有做,就觉得向公众筹款难度太大,筹不出钱来,而裹足不前。


不过,这恐怕已经并非是与不是的选择问题,而是时间问题,是早点占领阵地打下基础,还是到生死存亡间才痛苦启程,看一个服务于公众的环保组织,是否真正打算让公众用捐款来为自己投票、喝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