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环保观察第90期:公共空间是一种亚文化的表达--方舟生态协会-九江学院最具影响力社团

民间环保观察第90期:公共空间是一种亚文化的表达
作者: 网站小编   来源: 青年环评   发布时间: 2014-09-02   2296 次浏览
我们希望通过自媒体联盟的方式,提升自然教育行业的整体传播能力,加速公众对自然教育的认知和参与。——《全国自然教育自媒体联盟倡议书》

山东民间组织发污染源公开指数报告

8月25日下午,民间环保组织绿行齐鲁行动研究中心在济南发布了《2013-2014年度山东省污染源监管信息公开指数(PITI)评价报告》,这是首次民间对山东省17地市污染源监管的信息公开情况进行全面的评价。

山东省17地市中,青岛市以55.8分的成绩名列榜首,菏泽市则因多个评价单项无任何有效信息发布而居于榜尾仅得23分,省会济南市则以37.9分居第四位。

——齐鲁网记者张帅8月25日报道



全国首届自然教育论坛开幕

30日上午,第一届全国自然教育论坛在厦门五缘湾湿地公园开幕,25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自然教育的相关人士相聚厦门。在“自然是最好的学校”的共识下,从自然教育与自然保育、建设农耕自然学校、自然教育的具体实践(包括人才培养、课程设计、安全保障及媒体传播等)多方面共同交流探讨自然教育发展。

——凤凰厦门马越8月30日报道



自然教育自媒体联盟倡议

由于大部分“自然教育”机构规模较小,缺乏专职的传播人员;而且从业者大多来自公益环保领域或者传统教育行业,负责相关工作的人员,不具备专业的媒体素养,缺乏走向公众和市场的传播经验。因此,我们可以看见大部分的自然教育机构的自媒体账号运营状况并不理想。

……

我们希望通过自媒体联盟的方式,提升自然教育行业的整体传播能力,加速公众对自然教育的认知和参与。

——摘自微信公众号“秘境守护者”8月30日发布的《全国自然教育自媒体联盟倡议书》。



2014SEE穿越贺兰山公益筹款行动启动

近日,由阿拉善SEE公益机构主办、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联合主办的“2014年SEE穿越贺兰山”公益筹款行动正式启动,这是以企业家为主体的环保公益徒步筹款行动。

本次行动计划招募400人,组成100支队伍,在10月6日徒步穿越贺兰山,徒步行走20公里,为环保公益项目筹款。

——新华公益8月28日报道



调查显示半数受访者支持征收环境税

8月27日,北京市环保宣传中心与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共同发布了第10次公众环境意识调查结果。调查显示,85.5%的居民表示知晓PM2.5,而上一年这一比例还只有24.2%。对于该不该征收环境税,50.1%的受访者表态“支持”。

——北京晚报记者张航8月28日报道



垃圾分类陈珂:制度推行四年仍难落实

2010年起,北京开始在全市逐步推行垃圾分类。数据显示,今年6月,纳入统计的2927个实行垃圾分类的小区,共产生生活垃圾20万吨,但厨余垃圾分出量不到实际产生量的10%。

事实上,北京对垃圾分类处理的投入力度不可谓不大。据媒体此前报道,以2011年为例,北京市在1200个小区、1200个村庄开展垃圾分类达标试点,市财政投入4亿元。

——新京报记者饶沛8月30日报道



土壤修复:产业冷清亟待立法

环保产业主要分为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三大类,但与大气治理、水处理行业的轰轰烈烈相比,土壤治理领域目前还显得比较沉寂。根据全国第四次环保产业调查结果显示,截至2011年底,在全国8820家环境保护服务从业单位中,涉及土壤治理的生态修复与生态保护服务仅仅占比3.7%。

“企业很多,但是大家都不知道怎样去做,钱从哪里挣。”北京桑德环保集团董事长文一波曾表示,“可能这个现象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华夏时报马维辉8月30日报道



河南大旱:来自一个农业县的观察

驻马店市西南的泌阳县,位于淮河上游和汉江支流之间的山地丘陵地区,与以往对河南黄河流域、平原地形的地理认知并不相符。遍布的丘陵岗地限制了灌溉条件,相对于平坦的豫北地区,这里的农业生产更需要靠天吃饭。今年6月以来,河南全省遭遇1951年有水文记录以来最严重的旱情,泌阳的总降水量不及历史均值的一半。立秋后,等待着全县80余万农民的,是一场艰难的秋收。

——三联生活周刊王玄8月29日报道



七组民间机构入选2014年的中欧NGO交换项目

中欧NGO交换项目已顺利进入第二年。该项目由罗伯特·博世基金会(Robert Bosch Stiftung)资助,德国亚洲基金会(German Stiftung Asienhaus)主办。这是首个致力于增强中欧民间社会组织的联盟项目。在交换中,一名来自欧洲的民间组织与一名来自中国的民间组织结对成为“交换伙伴”。双方将一起开发合作项目,并各选派一名员工到交换伙伴的组织工作四至八周。

——摘自8月29日NGOCN发布的信息



中国式的“冰桶挑战”

自进入中国那天起,一夜之间蜕变为名利场的特权小游戏:你没被挑战,你都不好意思称自己是名人;你不是名人,你都不好意思浇自己一桶冰水。捐款行为也被异化,本来活动的规则是,浇了冰水就可以不必捐款,但富有的中国商人名人们或因舆论压力或因难抑的善心或因张扬的个性,有捐了一万的,还有捐了一百万的,这客观上给准备捐一百元的普通人巨大的心理压力。你以为奥巴马拒绝了挑战并捐款一百美元是因为他捐不起两百美元吗?这不是善心大小的问题,而是尊重规则的问题。这种有形无形的道德绑架已经使这场“中国版名人冰桶挑战”的标准说辞本地化为这样的版本:“我接受冰桶挑战,同时捐款多少元。”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薛莉8月27日撰文说



公共空间是一种亚文化的表达

8月19日上午,哈佛公民与社会创新种子社区(SEED)30多人来到鸿芷,在明德公益研究中心的组织下,和一元公社、和众泽益、706青年空间、鸿芷咖啡馆的主人们交流了公益领域公共空间的现状与发展,各个空间的朋友都做了介绍。

今天分享的这些空间,它们的主题不同,面向的人群不同,运营方式不同,各有特色。但和广场、街道、公园等相比,这些都是“半公共空间”。“半”字意味着空间有一定封闭性,意味着有人为的组织管理。不同的“人为”,使“半公共空间”形成不同的性格,多样性也因此产生了。

现在流行社群经济,逻辑思维被作为社群经济的典型来分析。其实每个空间也都意味着一个社群,或以地域区分,或以主题区分。当我们在谈这类空间时,我们在谈什么,某种程度上我们在谈一个社会群体。空间集成了这个社群的核心特征,把它们外在化、可视化,成为一种可体验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就是这个社会的一种亚文化。

——摘自8月19日的鸿芷活动回顾